当前位置:主页 > 配资平台 >

有的股票,只为庄家而生……

  最近,关注股票的朋友都知道仁东控股(002647,股吧),从11月25日到12月10日,连砸12个跌停,市值缩水74%,股东平均损失205万,跌得连亲妈都快不认识了,名副其实的“最强绞肉机”,而且,这个跌势完全无法控制,最终也不知道会到什么价格。

  本来呢,这只票前十来个月一路慢牛,从15元一路拉到64,涨了4倍多,引发闪崩的原因是因为北京市海淀区国资委发了个通告——决定终止海科金集团对仁东控股为期一年的协议托管,就这么个小变化,股价就崩了。

有的股票,只为庄家而生……

  为什么会这么惨烈呢?

  一句话解释——因为这就是一只纯粹的庄股,长期控盘,对于庄家来说,该赚的都赚了,这个壳已经没什么可利用的了,崩就崩了吧。

  就这么简单。

  仁东控股前身的前身叫宏磊股份,2007年成立,做铜加工的生意,2011年12月上了中小板。

  宏磊股份上市就是个奇迹,为什么这么说呢?

  上市前夕,它的控股股东宏磊控股爆出债务危机,金额高达25亿,这里面还包括大量民间借款,过会之前,因为债主逼债,宏磊控股一度濒临绝境。

  但是,就是这么个货,也成功上市了。

  这结果让很多人对宏磊股份的女老板戚建萍刮目相看,但是,表演才刚刚开始。

  上市前三年,宏磊股份的净利润最少有2051万,最多8479万,看起来还可以,但上市第二年,净利润就从8479万直线跌倒1955万,降得有点快啊。

  为啥呢?

  原来上市公司花了8900万买了大股东手里一个小贷公司14%的股权,再一细看,大股东还通过应收票据违规占用上市公司资金高达4.63亿元。要知道,宏磊股份当时的净资产还不到10个亿,其中5.41亿还是IPO融来的。

  这就是大股东把上市公司当提款机了呗!

  监管肯定看下去了。2013年,深交所对宏磊股份、控股股东、实控人戚建萍、10名董监高进行公开谴责,3名独董通报批评,没有一个无辜的。

  按理说,监管都发怒了,那得老实会儿吧。戚建萍根本没把这当回事儿,年底出财报一看,大股东占用上市公司的资金已经达到了8.33亿!

  监管怒了!

  2014年7月,浙江证监局来了个重手——要求宏磊股份“应当在收到本决定书之日起30个工作日内,作出免除戚建萍董事长、总经理、董事会秘书、董事职务的决定”。

  直接给了个红牌,罚下场了。

  戚建萍不能当实控人,也不能痛快的取钱了,那就索性卖了吧。

  这时候,另一个女性登场了。

  这个女老板叫郝江波,是柚子资产的法人代表,本身没什么出奇,之前在北京地税干过十几年公务员,但是呢,她老公厉害。

  她的老公是山西德御系创始人田文军。

  两个女老板的交易怎么做的呢?

  郝江波为代表的新股东花了21.71亿买了老股东的股权,然后戚建萍又花了14.79亿把上市公司里的流动资产、实业股权给买回来了。于是,新股东拿了个干净的壳,老股东原来的资产一分没少净赚了好几亿。

  怨不得大家都想上市,这比做什么铜加工挣钱快多了。

  接下来的舞台,就交给了郝江波、田文军夫妇和山西德御系。

  这德御系可不一般。

  2010年前后,田文军相继完成对几个粮油商的整合,成立了“德御农业”,然后迅速在美国纳斯达克上了市。从那时候起,田文军、任永青、张俊德等“德御系”核心人物都进入了资本市场,实业、金融两手抓。

  德御农业通过VIE结构控制两家家境内投资公司:龙跃投资和君大乾元。

  不过,光有投资公司还不够,还得有钱。

  钱最多的地方是银行,但找他们借不太容易,那就把银行买下来吧。于是“德御系”通过旗下龙跃集团、和柚实业,入股了山西潞城农商行、晋中银行、阳泉市商业银行在内的山西十余家银行。

  迈进了金融系统,找银行借钱方便多了,但怎么赚大钱就要靠自己了。

  德御系杀进了股市,采取了简单粗暴的战术:

  ●  1、挑一家市值不大、业绩不好的上市公司,买买买直到拿下控股权。

  ●  2、通过投资或者并购重组,把主业变成市场追捧的好概念,最好干脆改名换姓,然后释放利好消息进而推高股价。

  ●  3、借由杠杆的力量迅速壮大自己,通过融资或者反复质押股权来获取资金。

  ●  4、以上步骤不断循环,最后获利了结。

  德御系的著名战例很多,典型的比如北讯集团。

  他们先是成了齐星铁塔的实控人,然后运作了3年,完成了对北讯电信的收购,齐星铁塔更名为北讯集团。

  然后股价就爆发了,从3.8一路奔着28就去了,挣钱之后留下一地鸡毛。

有的股票,只为庄家而生……

  对顾地科技(002694,股吧)的操作也很暴力。

猜你喜欢